兩三年前為了記錄生活也為了某些累積開始寫點東西。

本想說自己是技術人出身,留下點從工程開發來的心得似乎也是不錯。但開始動筆之後直到今天越來越覺得困難。

技術書寫不全是書寫技術

初始給自己兩個方向,一個是經驗(比如三分鐘內數百萬業績的高流量電商煉成 — Le Ruban Pâtisserie 法朋烘焙甜點坊),一個是思考(比如跨越不同領域的軟體開發經驗 — 如何讓你的系統設計能真正解決問題)。

刻意偏離純技術,試著不碰如「動手做一個 XXX」之類的主題。畢竟市面上不缺實操的文章,且因自身學習歷程使得我並不是很注重具體步驟而比較在意想法的搭建。這好像也是過往一貫帶人及教學時的風格。

可每苦鈍滯,寫著寫著似乎也沒什麼成長。畢竟來自技術的書寫並不全是書寫技術,要講述經驗和思考通常得跳到一個外部或高一點的視角,但視角一切換又容易發散。

突然覺得蠻像王國維先生「隔與不隔」的問題。

科普也不單純是講人話

那是因為無法把事情簡化嗎?似乎也不全是如此。

從小喜看天下文化的科普書,年少時代那種對雜學的好奇很靠這系列書緩解。但科普這檔事,本就不是說成白話文那麼簡單。

每個領域都有自己的語境及思考模型,不只要講直白還得講透。這就很需要功力了。

--

--

從 IoT 到 Web2,從 Web2 到 Web3:那些開發路上的奇妙風景:
https://speakerdeck.com/sailplanetw/mopcon-2022-cong-iot-dao-web2-cong-web2-dao-web3-na-xie-kai-fa-lu-shang-de-qi-miao-feng-jing

台灣民間的開源活動非常盛行,各種大拜拜及聚會認真要參加的話應該跑都跑不完。

今年滿意外被 MOPCON 邀請,總計參與了一個 keynote session (從 IoT 到 Web2,從 Web2 到 Web3:那些開發路上的奇妙風景) 跟一場 panel (談區塊鏈的意義、現況及未來)。現在回望整個過程,把吸收到的新知跟為了準備議題而複習的東西加起來看,收穫是真的是蠻多的。

堅持濁水溪以南,是南台灣最大行動科技年會的宗旨也意外的在尼莎颱風對北台灣帶來暴雨的時候,讓我有個機會感受到南台灣的好天氣(怎麼覺得也可以將堅持天公作美也納入口號呢 … ?)

議程分享:那些關於 Web3 的沿路風景及 Panel 座談

還是先聊聊自己的議程好了。

最一開始還為了該準備哪些內容感到困擾,畢竟我不算是原生純粹的 Web3 人。但仔細想想搞不好這樣的經歷反而會更接近來參與議程的大家。梳理一下想法之後就決定將主題設定成遊走 IoT / Web2 / Web3 的心態調整及心得分享。

技術演進是個連續的迭代過程,典範轉移也需要一步一步慢慢走。隨著區塊鏈的普及,某天我們不再討論 Web3 該如何改變我們生活時才是真正落地的時刻。而這個潛移默化的過程或許也能從 mobile 跟 IoT 看到。

試想一下你現在開發產品有可能不討論 mobile 嗎?

--

--

如果幾百年後人類文明毀滅,外星人來地球考察這個落後文明時發現某個小小島嶼上在選擇自己代議士時,居然都是在探討他們的學術成果,應該會對於這個毀滅文明感到敬佩吧?

台灣的選舉總是蠻熱鬧,負向操作口水戰往往佔據了大部分
但 2022 還真的蠻有趣,大主題居然是學歷跟論文

臉書上的意見發文更是分成多種陣營
有時候單看內容就可以大致猜出發文人的學歷以及年紀

鄙視鏈無所不在啦
平常也只是被埋藏起來而並不是沒人在意

而這陣子的戰學歷給我的感覺好像在戰中醫
都是貌似有客觀標準可背後深挖卻盤根錯節

自己也算是這種學歷價值觀下的受益者
但當年的自己念書也算是認真
直到今天都還能清楚記得挑燈夜戰日子中那杯沖泡過度薄如清水的茶葉味道
單純的一心以為埋頭苦讀能換來一個光明未來
卻不知真正的社會是多種價值觀及資源的混合結果

然後自己還算會唸書是事實,被優秀同學碾壓也是事實
青春年少時那種身在圍城的感覺也歷歷在目

這幾年才慢慢明白倘使能有些許成就
百分之九十是來自父母的努力付出
接下來的百分之九十來自同儕壓力及社會資源
最終剩下的比例中還得扣除運氣成分才能弱弱的說一句自己有努力

最後期待每個自由的心靈都能找到被尊重的生活
近期這種社會紛紛擾擾雖然粗暴
但這種檢討及討論可能就是一種導正的過程

畢竟見怪不怪,其怪自敗
總得相信未來會越來越好

--

--

昨晚因事到學校一趟,隨手拍了張照片

回來之後突然覺得很懷念大學時代。過去從這個視角看過去大概也有個數十上百次,當然當年的自己不會想到未來在看此景時會有這麼多感觸

人總是會在紅塵磨練中成熟,但卻也變得圓融。稜稜角角磨去後的自己也不會是當年的那個自己了

致那個年輕時的自己,未來只會一直來,而過去卻永遠定格了

--

--

軟體開發是在虛擬的空間重新描述並解決現時的問題,多數時候並不存在正確答案。如何穿越這些不確定及未知就體現了開發者的功力以及對事物的把握度

過去的開發及顧問生涯跟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合作,正向積極的討論固然有之,但也常碰到討論後反而讓事情變得更模糊的情況。當中部分的情形事後復盤覺得對方是有意為之,甚至可能出自於想要顯擺的奇怪心態。

標題有點聳動,但且以這篇短文紀錄幾個印象比較深的、飛一陣後發現什麼節論都沒得到的可能作法(?

讓自己看起來很厲害的摸魚?

所以其實是要反著看 …

如果去查詢 WIKI 上關於廢話的定義,大概如下

廢話(英語:Nonsense),即無意義的話。廢話指的是一段在當時情況下對事情發展沒有任何正面作用的語言,或者是在邏輯上矛盾的話。另外,亦指以文字或符號組成但不具備任何意義的聲音或句子,或可指某人。

當然把這些對於事情發展無益的話直接歸成廢話是有點武斷了。想表達的只是說有效的討論及溝通前提必定是建構在一致的背景理解及目標,如果無法真正的收斂,那結果可能確實與廢話也沒有差太遠。

以下列舉三個常碰到的情況跟大家分享

1. 「你的架構有問題!」

這句真的是大殺器,搭配上莫測高深的表情效果不錯。聽到的人通常會先檢討自身。如果不夠有經驗甚至會直接掉入自我審查的泥淖 (然後越想越覺得有道理 …)。

說到底哪裡有百分之百完美的系統架構呢?假如真存在這麼一個完美的解,隨著成功架構帶來的紅利,也會逐漸使系統變得不完美。比如經典的 C10K 問題就會發生在取得一定的業務成功之後。

真實世界的開發是商業模式、領域知識、開發技術、成本規劃及流程管理的複合結果。「你的架構有問題」這句話如果為真,其實也只是描述一個結果,重要的是更細緻的拆分問題。

--

--

技術爆發的今天,系統開發很難從頭到尾都自己完成。在自家系統中整合第三方是蠻常見的情況。但如果不小心誤解了任務範圍,悲劇也就常常隨之而來(參見功能的厚度? — 從社群登入及推播說起)。

一個有趣的問題是,所謂的系統整合跟介接到底是什麼?又應該要怎麼做呢?

爆單造成的悲劇 — ERP 系統癱瘓造成的營運困難

首先先分享個身邊的例子。

電商接單跳脫了實體販售的一些限制,並能很好的跟線上行銷做結合。在疫情加速其發展的情況下,在我們的生活中越來越普及。

出來做生意總是希望接單接到手抽筋,但訂單越多真的是好事嗎?

最近有個夥伴與我們合作開發了其專屬的電商,在高度客製的情況下確實解決以往營運有上班時間限制及無法累積會員的困境,且在不斷累積訂單量的情況下也很好的將數據沈澱為更細緻的服務打下基礎。

前些日子他們發起了一個檔期活動,在前端獲客及接單開出紅盤的同時,後端的 ERP 卻因瞬間大流量而出問題。雪上加霜的是由於檔期剛好在禮拜五,出事的 ERP 在整個週末都停擺,這使得預備要接單的工廠也因而停止生產。

其實 ERP 在活動前已經進行軟硬體升級,但可能因為架構緣故而並沒有收效。作為前端的我們能做的十分有限,大概也就是協助整理清單以待後續處理。

這個案例的後面有個好玩的問題,看似單純的拋單介接真的有那麼簡單嗎?

--

--

今晚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起李澤厚先生
然後一查才知道李先生已經在去年過世了

第一次知道這個名字是當年推甄上高中時的暑假
學校給定了幾本書中要我們挑部分出來寫心得

忘記總共有哪些了
記得好像有「別鬧了費曼先生」、「梵谷傳」、「文化苦旅」跟「美的歷程」

不知為何挑了美的歷程
但看不到三分之一就放棄
東拼西湊的生出心得交差

有趣的是上大學後某次回家偶然在書架角落又發現這本佈滿灰塵的書
很意外的是當時就突然看得下了

而後不只看得下,甚至還看得津津有味
之後甚至陸續還買了幾本李先生的書

其實要說能理解多少是騙人的
畢竟不是這個專業也缺乏天份
但年少時讀雜書其實也就是那麼回事了

印象更深的是要升上大四的暑假,和友人到花東遊玩
返程搭的是那班需要在瑞穗跨日、六七點抵達台北的火車
不知道哪根筋不對那次居然帶了「中國古代思想史論」去
並且在那個大家都睡去的時候我居然翻開了它

這麼久了也忘記當時看了多少
可對那段李先生為台灣版寫的序卻印象深刻

文中提到友人招待他到墾丁旅行時偶遇了一群大學生
他對那種散發出來的年輕活力印象很深刻

那段文字其實沒啥特別意涵
跟書本本身可能也沒什麼關係
但對當時的我來說
似乎模糊而清晰的劃出了學生跟社會的界線

時隔十多年回想起來
彼時彼刻是某種幽暗不明
而伊人伊書卻也是青春的回憶了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6%9D%8E%E6%B3%BD%E5%8E%9A

--

--

生活中每件事都可能成為記憶,有些深有些淺。

有些頑強且深刻的佔據著某個角落;
有些午夜夢迴才會突然閃現。

有些只鎖定著那個階段的自己;
有些卻像風來疏竹雁渡寒潭的不留痕跡。

回憶有趣的地方在於它是多維度的
可以附著在一張照片、一段影片或者是一首歌曲

以這篇來記錄影響著過去自己的歌曲和歌手
順序沒有意義,權且封存某些時光

https://pixabay.com/zh/photos/recording-old-sound-vinyl-music-2570056/

張震嶽

陳鴻宇

--

--

Sam Huang (sailplaneTW)

Sam Huang (sailplaneTW)

73 Followers

[ https://www.sam-huang.info/ ] 始於嵌入式系統,途經 Web / APP 再到區塊鏈。是個逐步由底層走向上層的軟體人,持續尋找技術和商模的平衡對接